年初基建投资淡季快增:是不是又要搞强刺激?

2017-04-10 07:54:23 来源:人民日报

  日期:2017/04/10  来源:  [字号: ]
[导读]春季是基建工程项目开工的传统淡季,然而,今年1—2月全国基建投资增速达27.3%,比去年同期加快12.3个百分点。淡季如此快增,有人发出疑问:加码投资稳增长的老套路是不是又来了?甚至还有人提出:是不是又要搞强刺激了?

投资又要加码了?

今年9%左右的投资增速合理,会跟GDP增长一样呈现“L”形略向下倾斜的走势

《关于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提出,精准扩大有效投资,2017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预期增长9%左右。这个增速,高不高?

“9%左右是比较理性的,其中多数省份还下调了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目标,这与投资拉动作用减弱、消费拉动作用增强的经济结构优化形势相契合。”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分析,2016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7.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6%,从年初情况来判断,今年固定资产投资价格会结束去年的下降趋势保持上涨,9%的预期增速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可能会低于去年的8.6%。“整体来看,今年的投资增长会跟GDP增长一样,呈现‘L’形略向下倾斜的走势。”潘建成说。

虽然年初不少经济数据初现企稳回暖迹象,但经济下行压力仍然不可小觑。

保持合理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很强的现实必要性。

先看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今年外贸出口增速继续承压;消费逐渐挑大梁,但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增9.5%,11年来首次跌破10%;积极扩大有效投资还是经济稳中有进的重要支柱。潘建成分析,2017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如果降到9%之下,那6.5%左右的经济增长率有可能维持不住。

再看固定资产投资内部。业内专家较为一致地判断认为,虽然1—2月制造业、房地产和基建三大领域的投资增速全面回升,但楼市调控升级,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很可能会回调;制造业投资受去产能政策影响以及民企投资信心需要逐步恢复,增速很难大幅走高;基础设施投资还将挑大梁。1—2月,“十三五”规划重大项目和PPP项目加速落地,基础设施投资占全部投资的比重就达到了20.1%,比去年同期提高2.9个百分点。这也较好解释了为什么基建投资年初淡季不淡。

保持合理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很强的现实合理性。

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研究员刘立峰以基础设施投资为例分析,当前,我国许多基础设施仍存在总量不足、标准不高、运行管理粗放等问题,依然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薄弱环节。当下积极扩大基础设施有效投资,一举多得:成本低,可扩大市场有效需求,同时还可缓解钢铁、水泥等产业的产能过剩。

刘立峰认为,2017年的投资增长前景并不是太乐观,月度增长率不排除出现波动下行的局面,对此需要保持定力。“因为随着制造业投资更多转向高新技术产业,新兴服务业投资比例上升,投资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会上升。精准有效的投资即使增速稍低一些,也能产生更好的投资效果。”

投资如何更有效?

发挥市场机制决定性作用,着眼补短板、增后劲,精准发力

大水漫灌、拍脑袋决策、大干快上、一哄而上……各种投资“综合征”广为诟病。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积极扩大有效投资。

刘立峰认为,当前我国仍然需要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但前提必须是高质量的有效投资。潘建成提醒,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的当下,投资不能穿新鞋走老路,过分追求规模和速度,而要强调有效供给、精准供给,全社会投资特别是政府投资要加强可行性研究,完善投资决策机制,尽量避免重复、盲目和低水平投资。

“很多投资出现的问题,都跟没有处理好短期和长期之间的关系密切相关。”刘立峰说,有效投资要处理好这对关系,从目标指向来看,短期稳增长是第一位的,长期来看,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同样重要,要加快改革和创新的步伐,推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新形势下,投资如何更精准有效?

机制上,核心是要更好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真正发挥市场机制在投资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投资的过程,也是配置资源要素的过程。“要尽可能多地运用市场机制来主导投资过程,从而切实提高投资效率。”潘建成表示,政府要坚守边界,市场机制能充分发挥作用的投资领域,政府都要“冷静地向后退一退”。

“即使是很多政府主导投资的公共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民生工程等领域,也要更好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刘立峰说,社会资本特别是民营资本具有创新性、职业性和灵活性优势,促进公私合作投资,可以更好发挥市场机制的长处,更好保证项目在技术和经济上的可行性,实现投向精准、质量提高。

投向上,核心要着眼补短板、增后劲,精准发力。“脱贫攻坚、农业、水利等都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也是下一步政府扩大有效投资的重点领域。”刘立峰举例,我国广大贫困地区特别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交通等基础设施仍然滞后,要尽快投资布局,促进互连互通,尽快突破脱贫瓶颈。

创新能力建设事关我国经济行稳致远的后劲。潘建成认为,下一步国家要加大科技人才培养、基础研究、科技储备等前瞻性投资,同时也要加快培育“不容忍山寨、宽容失败”的创新文化培育,“软硬投资双管齐下,创新驱动才能更为强劲。”

产业投资方向上,潘建成建议重点研究消费升级趋势和新技术革命发展趋势。近年来,我国旅游、健康、养老等服务性消费快速增长,潜力很大,加大这些方向的投资,可以更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升级的需求。加大生物科技、“互联网+”、新材料等领域的投资,可以充分享受新技术革命带来的发展红利。

哪些问题要注意?

防止PPP模式被异化、泛化应用,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民间投资仍需巩固回升势头

精准扩大有效投资,需要解决的问题也不少,其中完善PPP模式、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更好激发民间投资活力等,都是绕不过去的坎。

各地在部署2017年重大项目投资计划中,均提出要大力推广PPP模式。去年底与年初相比,PPP项目落地的数量、投资规模都增长了4倍多。加速落地的同时,记者采访发现,一些倾向性、苗头性问题亟待解决。

防范PPP模式被泛化应用的风险。个别PPP项目企业只需提供资金,后续的施工、运营等都可以甩手不管;一些项目没有稳定的现金流、没有明晰的商业模式,也被推行PPP模式。

“即使在PPP应用最为成熟的英国,采用PPP模式的项目投资也只有公共项目的20%,并非所有的项目都适用PPP。”刘立峰提醒,需要综合考虑采取PPP模式是否真正物有所值,政府中长期财力承受能力如何,以及项目对提升公共服务效率的作用,把握好PPP实施节奏,不能一哄而上。

防范PPP模式被异化应用的风险。一些地方以PPP之名行政府变相融资之实。去年6月底,国家审计署公布审计报告,抽查发现,四个省在基础设施建设筹集的235.94亿元资金中,不同程度存在政府对社会资本兜底回购、固化收益等承诺。而《政府投资基金暂行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政府不得回购其他出资人的投资本金,不得承诺最低收益。对此,财政部PPP中心主任焦小平介绍,财政部正在采取多项措施加以规范。

防范地方政府债务上升的风险。2015年新预算法生效,地方政府除了发行债券不能以其他任何方式举债。为破解投资资金难题,一些地方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比如放松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借款的部分限制,扩大PPP模式使用规模和适用范围,设立产业引导基金等,但一些操作方式会使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上升。

一位金融界人士告诉记者,表面上,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举债行不通了,但实际上一些银行、信托、基金等机构在借钱给地方融资平台时,地方政府仍然出面为融资平台出具担保函、承诺函等,违规提供“服务”。一些地方PPP项目基金明股实债,以财政资金作为风险兜底的劣后资金,实质上这也是地方政府变相举债。

民间投资仍需巩固触底回升的势头。民间投资约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六成,去年仅增长3.2%,较之前的两位数增速回落不小,引发广泛关注。为提振民企投资,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政策效应逐步显现。去年8月之后,民间投资增速就开始止跌回稳,今年1—2月同比增长6.7%,增速创11个月新高。

刘立峰认为,2017年民间投资增长还可能波动,下一步要针对民间投资增长乏力背后的深层次原因,进一步推进改革,完善投资环境,加强产权和利益保护,放宽投资准入,拓展民企发展空间,用切实的行动让民营企业家稳定预期,增强信心,促进民间投资持续增长。

上一篇: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解读两会:政策“稳”字当头
评分:

阅读排行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69066 010-64077884  E-mail:bjawe@vip.sina.com 协会微信公众账号:ibjawe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西局南街168号(丰顺驾校院内)
版权所有:北京市女企业家协会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